《荒漠甘泉》713

 

亞伯拉罕所信的,是那叫死人復活,使無變爲有的神,他在主面前作我們世人的父。如經上所記,我已經立你作多國的父。(羅417節)

  亞伯拉罕爲什麽這樣信靠神?照世人的眼光來看,亞伯拉罕到了這麽大的年齡,是不能再有做父親的希望了; 但是神却在他還沒有一些生子的兆頭以先,就叫他多國的父了;神既這樣說,亞伯拉罕就這樣信。
  時候已經到了,你不該在栖息在懷疑的木杆上了,走出你自以爲安全的巢窩來,披上信心的翅翼吧;小鳥兒必須出來學習飛了。學習的時候,它深怕自己會跌下去,可是事實上幷沒有跌——它的翅膀支住了它。讀者啊,只要信靠神,你必要站住(羅144節)。你也許要說:我這樣軟弱的人,未必會得著能力吧!神說:你會。你也許要說:我這易受誘惑,易于降服的天性,未必會得著勝利吧!神說:你會。你也許要說:我這怯懦震顫的心魂,未必會得著安寧吧!神說:你會。神既這樣說過,你當然不能以神爲說謊的!他說過了,難道會不去作嗎?所以如果你已經得到了神一句話——一個確實的允許——你就當絲毫不疑完完全全地信任他,因爲你不只有一句確實的話,也有一位說這話的信實的主。

 

《曠野的筵席》713

 

「我們原是祂的工作,在基督耶穌堻y成的,為要叫我們行善,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。」(弗2:10

 

    以上經文的第一句話,亦可翻作「我們原是祂的傑作。」教會是神以大能所產生的最美傑作,她絕不能再加改善。我們舉目環顧,所見到處破敗荒涼,我們不禁驚問:「教會怎能達到那完美境地呢?我告訴你,她不是要去達到什麼,她乃是已經達到了。我們不用向前去發現她的目標,我們只要回頭一看創世以前,神在基督埵迨w達到了祂的目的,便可知道了。當我們在那永遠事實的亮光中與主同行時,我們現今就能見證這一榮耀事實的漸進彰顯。在羅馬書第八章卅節堙A保羅告訴我們,那些神所預先定下的人,祂又召他們來,所召來的人,又稱他們為義,所稱為義的人,又叫他們得榮耀。所以在神的心意中、一切屬乎祂的人,都已經在基督堭o著榮耀了!由於在基督堥漣僧的目標早已達到,所以教會在屬靈實際上也早已被帶進榮耀中了。

 

《竭誠為主》713

 

異象的代價

 

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,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。(賽六1

 

    我們心靈與神的歷程,往往是英雄人物式逝去的歷程。神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們的朋友挪開,使他自己可以代替他們的地位,我們卻因此失敗灰心。就個人經驗來說:那年那個替代了神位置的人死了——我是否萬念俱灰?病了?頹喪灰心?還是看見了主?

    我對神的異象,有賴於我品性的狀況。品性決定啟示。我若要說[我看見了主],就必先在品性上有了與神相呼應的成分。在我重生得見神的國以前,所看見的都隨我的偏見而定;我需要接受手術,切除外在的事物,也需要內堛獐銌b。第一是神,第二、第三也是神,直到生命單單面對神,其他人都無關重要。[世上除你還有誰?我的神,只有你。]不斷付代價,讓神知道你甘願達成異象。

 

祈禱◆主啊,我感謝你,因為我發現自己在盼望你再來時,深感熱切的喜樂!噢由此我可以在你眼前蒙恩,並且,要讓自己的行事為人,與你的偉大救恩更為相稱!

 

 

 

《靈命日糧》713

 

植物殺手

讀經: 路加福音1416-26

金句: 「人到我這堥荂A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、妻子、兒女、弟兄、姐妹,和自己的性命,就不能作我的門徒。」(路加福音1426節) 

    有些林業工作人員從事消防工作,有些則與快速生長的植物作戰。根據《水星報》報導,有許多志願者竭力奮戰,要清除聖塔克魯茲山脈紅樹林中的入侵植物。林業工人說,他們要斬除的那些非本土物種,如今正在許多園藝店內出售。比如在加利福尼亞州,德國長春藤已演變成嚴重問題。那些快速生長的外來庭園植物與本地植物競爭,凡其所生之處,都會威脅其他各種植物,甚至能徹底地遮住陽光而導致樹木死亡。

    這些外來的庭園植物,能幫助我們明白比拯救樹木更重要的真理。耶穌警戒我們,任何在我們心中與耶穌爭競的事物,都會窒息我們的屬靈生命。他還說,即使是親情之愛,也會危害攔阻我們跟隨他(路加福音1416-26節)。我們的主要求我們要全然忠心愛他。

    只要我們能把基督放在所有的事物之上,我們就能更真摯、更健康地去愛家人。但前提是我們要先決定最高的效忠對象,不然,親情之愛對我們的心所產生的影響,會像火災或德國長春藤對森林的影響一樣。

我們若要跟隨主,  
必須放棄心所悅;
只要棄絕那老我,  
目標必將更明確。

別讓任何事物與基督競爭。MRD

 

 

《聖經研讀》713

25:1      非斯都到了任、過了三天、就從該撒利亞上耶路撒冷去。

25:2      祭司長、和猶太人的首領、向他控告保羅、

25:3      又央告他、求他的情、將保羅提到耶路撒冷來.他們要在路上埋伏殺害他。

25:4      非斯都卻回答說、保羅押在該撒利亞、我自己快要往那堨h。

25:5      又說、你們中間有權勢的人、與我一同下去、那人若有甚麼不是、就可以告他。

25:6      非斯都在他們那堙B住了不過十天八天、就下該撒利亞去.第二天坐堂、吩咐將保羅提上來。

25:7      保羅來了、那些從耶路撒冷下來的猶太人、周圍站著、將許多重大的事控告他、都是不能證實的。

25:8      保羅分訴說、無論猶太人的律法、或是聖殿、或是該撒、我都沒有干犯。

25:9      但非斯都要討猶太人的喜歡、就問保羅說、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、在那媗尼睄f斷這事麼。

25:10    保羅說、我站在該撒的堂前、這就是我應當受審的地方.我向猶太人並沒有行過甚麼不義的事、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。

25:11    我若行了不義的事、犯了甚麼該死的罪、就是死、我也不辭.他們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實、就沒有人可以把我交給他們。我要上告於該撒。

25:12    非斯都和議會商量了、就說、你既上告於該撒、可以往該撒那堨h。

25:13    過了些日子、亞基帕王、和百尼基氏、來到該撒利亞、問非斯都安。

25:14    在那埵矰F多日、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、說、這埵酗@個人、是腓力斯留在監堛滿C

25:15    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、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、求我定他的罪。

25:16    我對他們說、無論甚麼人、被告還沒有和原告對質、未得機會分訴所告他的事、就先定他的罪、這不是羅馬人的條例。

25:17    及至他們都來到這堙B我就不魕窗B第二天便坐堂、吩咐把那人提上來。

25:18    告他的人站著告他.所告的、並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惡事.

25:19    不過是有幾樣辯論、為他們自己敬鬼神的事、又為一個人名叫耶穌、是已經死了、保羅卻說他是活著的。

25:20    這些事當怎樣究問、我心塈@難.所以問他說、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、在那堿偃o些事聽審麼。

25:21    但保羅求我留下他要聽皇上審斷、我就吩咐把他留下、等我解他到該撒那堨h。

25:22    亞基帕對非斯都說、我自己也願聽這人辯論。非斯都說、明天你可以聽。

25:23    第二天、亞基帕和百尼基大張威勢而來、同著眾千夫長、和城堛煽L貴人、進了公廳.非斯都吩咐一聲、就有人將保羅帶進來。

25:24    非斯都說、亞基帕王、和在這堛瑤悁鴘、你們看這人、就是一切猶太人在耶路撒冷、和這堙B曾向我懇求、呼叫說、不可容他再活著。

25:25    但我查明他沒有犯甚麼該死的罪.並且他自己上告於皇帝、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。

25:26    論到這人、我沒有確實的事、可以奏明主上.因此我帶他到你們面前、也特意帶他到你亞基帕王面前、為要在查問之後、有所陳奏。

25:27    據我看來、解送囚犯、不指明他的罪案、是不合理的。

 

使徒行傳第二十五章    你們看這人

一、為主的緣故站在諸侯與君王面前對他們作見證 (25:1-12)

﹙一﹚新任巡撫非斯都上耶路撒冷

    1. 非斯都到了任,過了三天,就從該撒利亞上耶路撒冷去

    2. 祭司長和猶太人的首領向他控告保羅

        -又央告他,求他的情,將保羅提到耶路撒冷來,他們要在路上埋伏殺害他

    3. 非斯都卻回答說:「保羅押在該撒利亞,我自己快要往那堨h」

        -又說:「你們中間有權勢的人與我一同下去,那人若有甚麼不是,就可以告他。」

﹙二﹚保羅在非斯都前分訴

    1. 非斯都在他們那埵矰F不過十天八天,就下該撒利亞去;第二天坐堂,吩咐將保羅提上來

    2. 保羅來了,那些從耶路撒冷下來的猶太人周圍站著,將許多重大的事控告他,都是不能證實的

    3. 保羅分訴說:「無論猶太人的律法,或是聖殿,或是該撒(凱撒),我都沒有干犯。」

﹙三﹚保羅上告於該撒

    1. 但非斯都要討猶太人的喜歡,就問保羅說:「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,在那媗尼睄f斷這事嗎?」

    2. 保羅說:「我站在該撒的堂前,這就是我應當受審的地方

        -我向猶太人並沒有行過甚麼不義的事,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

    3. 我若行了不義的事,犯了甚麼該死的罪,就是死,我也不辭

        -他們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實,就沒有人可以把我交給他們。我要上告於該撒。」

    4. 非斯都和議會商量了,就說:「你既上告於該撒,可以往該撒那堨h。」

13:9 但你們要謹慎;因為人要把你們交給公會,並且你們在會堂堶n受鞭打,又為我的緣故站在諸侯與君王面前,對他們作見證。

二、非斯都向亞基帕王的題說 (25:13-27)

﹙一﹚希律亞基帕二世來訪非斯都

    1. 過了些日子,亞基帕王和百尼基氏(亞基帕王之妹)來到該撒利亞,問非斯都安

    2. 在那埵矰F多日,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,說:「這埵酗@個人,是腓力斯留在監堛

        -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,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,求我定他的罪

    3. 我對他們說,無論甚麼人,被告還沒有和原告對質,未得機會分訴所告他的事,就先定他的罪

        -這不是羅馬人的條例

﹙二﹚所有控告的中心是為一個人名叫耶穌 - 是已經死了,保羅卻說他是活著的

    1. 及至他們都來到這堙A我就不魕窗A第二天便坐堂,吩咐把那人提上來

    2. 告他的人站著告他;所告的,並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惡事

        -不過是有幾樣辯論,為他們自己敬鬼神的事

        -又為一個人名叫耶穌,是已經死了,保羅卻說他是活著的

    3. 這些事當怎樣究問,我心塈@難,所以問他說:『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,在那堿偃o些事聽審嗎?』

    4. 但保羅求我留下他,要聽皇上審斷,我就吩咐把他留下,等我解他到該撒那堨h。」

    5. 亞基帕對非斯都說:「我自己也願聽這人辯論。」非斯都說:「明天你可以聽。」

﹙三﹚你們看這人 - 非斯都查明保羅沒有犯甚麼該死的罪

    1. 第二天,亞基帕和百妮基大張威勢而來,同著眾千夫長和城堛煽L貴人進了公廳

        -非斯都吩咐一聲,就有人將保羅帶進來

    2. 非斯都說:「亞基帕王和在這堛瑤悁麆琚A你們看這人

        -就是一切猶太人,在耶路撒冷和這堙A曾向我懇求、呼叫說:『不可容他再活著。』」

    3. 但我查明他沒有犯甚麼該死的罪,並且他自己上告於皇帝,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

    4. 論到這人,我沒有確實的事可以奏明主上

        -因此,我帶他到你們面前,也特意帶他到你亞基帕王面前,為要在查問之後有所陳奏

    5. 據我看來,解送囚犯,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。」

19:5     耶穌出來,戴著荊棘冠冕,穿著紫袍。彼拉多對他們說:「你們看這個人!」

 

 

信息分享

聖經研讀

詩歌欣賞

與你相隨

 

回首頁

Bookmark This Page